“衰退派”“反对派”大论战:美国经济到底怎么了

“衰退派”“反对派”大论战:美国经济到底怎么了

2022年过半,全球经济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美国经济是否已经陷入衰退”。7月28日,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发布了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的首次预估值,-0.9%。

这表明,美国经济增速已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萎缩,按照市场的通常定义,美国经济已经进入“技术性衰退”。不过,美国国内也有不同声音。

那么,美国经济衰退到底取决于哪些因素、到了何种地步,将对全球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可归入衰退派。在5月底的一次分析师会议上,戴蒙预测,俄乌冲突、通胀上升和美联储加息可能导致经济“飓风”。过去20年,戴蒙可能是美国最为成功的银行家,年薪3450万美元,而净资产已高达11亿美元。从其个人财富和为雇主的盈利能力看,他对经济形势的预判有相当大的准确性,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市场赢家。

事实上,近一段时期以来,戴蒙的预测持续不断被美国媒体引用报道,以佐证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

一方面,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尽管弱化,但仍是正增长,而且就业市场、消费支出等增长势头还算不错。另一方面,更多的指标却显示出经济形势面临极高的风险。通胀率居高不下,6月份的通胀率达到9.1%,为1981年以来最高水平。消费者信心下降,密歇根大学的调查数据显示,出于对高房价的恐惧,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已跌至70年来的历史低点。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调查,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已降至37%,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总统的经济政策导致经济恶化。

其他一些指标也表明,美国经济的前景不妙。例如,被视作全球经济风向标之一的铜价,已经触及1年半以来的低点,因铜被广泛用于建筑材料,在经济扩张时期,对铜的需求是旺盛的,铜价下跌,自然表明需求萎缩了。标准普尔发布的指数也显示,6月份美国私营部门产出急剧放缓。原因也很直观,消费者面对通胀压力,减少了非必需品的支出,由此导致这类产品的订单大规模下降。

例如,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开发的经济增长显示,2022年美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萎缩1%。美国商务部公布的预估数据是-0.9%。尽管美国商务部会在8月25日公布该数据的第二次修正值,但市场的反应是经济衰退不可避免。绝大多数人接受的“技术性衰退”的标准是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增速下滑。一些人也发现,美国经济过去出现过10次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最终宣布的经济衰退也是10次。有专家甚至发现,二战结束以来,每当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收缩,衰退就随之而来。

在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的争辩中,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也加入到衰退派之中。其中,颇负盛名的是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他认为,美联储低估了消费价格飙升的风险。如果没有一场重大的经济衰退,恐怕解决不了通胀问题。按照美国经济的一般规律,加息会提高美国消费者和商业贷款的利息,增加资金使用成本,从而迫使企业和消费者削减支出,以达到给经济降温的目标。

6月中旬,美联储已经加息75个基点,这是自1994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加息。将通胀率下调至2%是美联储多年来所坚持的核心目标,尤其是在当前通胀压力下,美联储已经明确宣布“软着落”目标,即经济疲软,但又不至于陷入衰退。很多经济学家早就猜测,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果不其然,当地时间7月27日,美联储宣布今年以来的第四次加息,达到7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已推高至2.5%。

在美国是否已经陷入经济衰退的论辩中,也有不少人赞成美国政府的意见,认为不能轻言衰退。其中,代表人物是哈佛大学教授杰弗里·弗兰克尔。在6月上旬的一则评论中,弗兰克尔指出,通货膨胀不是衰退,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比人们想象的要低。弗兰克尔并不采纳市场所熟悉的经济衰退定义,即经济增长率连续两个季度下降,而是采用其曾经工作过的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的做法,即经济活动的显著下降。

在美国,判定经济是否陷入衰退,主要是由NBER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的8位专家来决定。这些专家主要由宏观经济学和商业周期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组成。按照NBER的衡量标准,除了经济增长率之外,界定经济活动显著下降的指标还有这么几项:非农就业、实际收入、批发零售贸易、家庭调查衡量的工业生产。但在实际研判中,究竟哪些指标权重更大,并不对外公布。

1992-2019年间,弗兰克尔是该委员会的8名专家之一,因而其观点颇有影响力。例如,弗兰克尔坚持认为,NBER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在界定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时,并不是像市场以为的那样仅仅参考经济增长率这个指标,而是对经济活动进行全盘考察。此外,弗兰克尔还重新解释了通胀与消费的关系。他认为,通胀是价格水平的持续上升趋势,在通胀率上升时,家庭和企业反而会花更多的钱,因为今天的价格总是要比明天的价格来得低。

尽管如此,弗兰克尔也承认,高通胀会导致经济衰退。在经济不衰退的情况下,要实现降低通胀这一目标是很棘手的。这一看法事实上和萨默斯是一样的。1个多月前,弗兰克尔的判断是,未来两年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要大于当下。需要注意的是,在弗兰克尔做出评论时,通胀率为8.3%,而6月的通胀率比5月份又增加了0.8个百分点。在这种形势下,如果弗兰克尔在7月中旬重新评估经济衰退可能性的话,大概率,他会赞同经济衰退正在逼近。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NBER得出经济已经衰退的结论通常滞后8个月以上。例如,NBER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直到2001年11月底才宣布当年3月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直到2003年7月中旬才宣布2001年的经济衰退已于当年11月结束。对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NBER也是直到当年11月才判定美国经济自2007年11月陷入衰退,但已经过去了1年。也就是说,即便2022年6月份美国经济事实上已处于衰退状态,如果要等到NBER宣布才作出“官方”判定,也很可能要1年以后。显然,对市场来说,这个时间过长,会错过很多机会。

在美国经济是否衰退这一重大问题上,之所以出现两种不同的意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的就业还在增长。这使得评估美国是否陷入衰退变得困难。

例如,7月28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表明,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比前一周减少了5000人。多数人认为这是劳动力市场好转的标志。因此,关键问题在于认识美国当前的就业增长是怎么回事。

已有批评者指出,NBER在评估经济是否衰退或者复苏时,并未注意区分收入结构。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的一个结构性问题是,富裕群体收入上升,不太富裕的人的收入停滞不前,甚至萎缩。美国劳工部的数据表明,收入超过6万美元的劳动力已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就业水平,但是低薪工人的就业水平仍比疫情前下降了约40%。在疫情冲击下,低薪工人未来几年的收入还会减少,这将直接影响到美国的消费水平,并加剧不平等。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罗伯特·戈登也是NBER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的8名专家之一,他近期发表的有关美国经济生产率增长动态的成果似乎证实了这一趋势。按照戈登的测算,2010-2019年的美国经济实际增长率是二战后最低的,年均只有1.1%,而1950-1972年达到年均3.2%,1996-2004年的互联网勃发时期达到过年均3.3%。

虽然遭遇新冠疫情冲击,但2020年第四季度美国实现了4.1%的经济增长率。对此,戈登解释,其主要原因在于很多人居家办公了,进一步刺激了自动化、人工智能以及居家办公所需的设备和软件的大规模投资。不过,能够在家办公的服务业人才和拿着低薪的体力劳动者是挂不上钩的,低收入者的收入问题并没有解决。戈登的研究也表明,非接触类服务的生产率增长达到3.3%,而接触类服务的生产率仅为-2.6%。

因此,戈登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所谓就业趋势不错的现象,这对研判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非常重要。在戈登看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2008-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3.2%,其原因是企业“过度裁员”压缩了成本。这些人虽然“失业”,但其中一部分其实可以居家办公,实际上还是就业了。近期所谓的就业增长,其实也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初期被裁人员的回归,很多人居家办公了。但是,这种就业很难被归之于经济顺周期时的就业增长。6月末,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承认,在抑制通胀时,并不能保证不损害就业。

按照戈登的预测,未来十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年均只有1.2%。也就是说,即便当下美国经济没有陷入衰退,也已经走在衰退的路上了。

美国经济衰退平均持续时间约为8个月,在经济衰退时期,通常表现为经济增速下降,需求萎缩,股市进入熊市,失业率上升。对美国来说,经济衰退是周期性的经济现象,也是其国家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典型现象。

21世纪以来,美国不仅经历多次经济衰退,而且还经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这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发生在经济发达地区的首次系统性金融危机,也是20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陷入滞涨以来面临的最大一次经济挑战。从分类和频率上说,经济萧条要比经济衰退来得少,后者更为普遍,而前者是海啸式的经济冲击。在最近20多年的经济衰退中,对美国人刺激最大的便是21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破裂。

美国经济体量不仅位居第一,占全球经济比重超过20%,而且,美国的金融市场规模和影响力也是全球第一,美元是国际货币,美联储货币政策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巨大。美联储加息意味着资金使用的成本上升,对美国国内群体而言,将面临着更高的借贷成本。美国是一个信贷社会,消费超前,储蓄率低。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也表明,包括汽车、百货在内的零售贸易减少是私人库存投资减少的主要原因,也是导致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消费能力的下降,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冲击也将被放大。

2022年美国经济正在发生的新一轮衰退,美联储的角色尤其引人注目,因其大概率将通过强制性地给经济降温,制服通胀这头猛虎,而这大概率又将进一步引发经济衰退。因此,除了经济衰退通常表现出来的需求减少,因而导致美国国际贸易萎缩,恶化全球经济之外,随着美联储加息进程加快,全球金融市场也面临巨大考验。

近一段时期以来,国际形势动荡不安,能源与粮食危机造成一些发展中国家社会和政治不稳定,如果美联储加息造成资本进一步从新兴市场流失,那么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问题可能加速恶化,由此引发政治社会秩序的动荡,造成恶性循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再次调低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2022年预计全年仅增长3.2%,远低于2021年的6.1%。而且,随着美国陷入经济衰退,以及下半年美西方制裁俄罗斯的持续,2023年的全球经济将更为糟糕,增长有可能下跌至2.6%。这一增速仅比通常认定的全球经济衰退的2.5%高出一点点。

特约撰稿人 钟飞腾(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